【飞卢小说】飞卢小说网|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 > 武侠·仙侠 > 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 > 113
听书 - 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11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正文卷113“一时气话……连水心,你这样可就是真的很不负责任了。”

    梅宴老神在地靠在椅子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听不出喜怒。

    她到底查没查过?

    这就是连水心想多了。不管是作为风息阁的阁主,还是剑宗的宗主,梅宴都是那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态度。

    不能因为梅宴对几年前的八卦了如指掌,就认定她是什么责任心强的前辈。

    她会记得,完全是因为当初沈鱼与张宝约战之后,徐英曾经暗示她:这次对战的动机有猫腻,涉及少年少女的感情。

    沈鱼和徐英的交易是私下里进行的,如果传出去,就会引来地下盘口制造噱头引人下注、放出假消息操控赔率等等质疑。

    徐英做事谨慎,即使是梅宴,也一样瞒着——在这点上,他和沈鱼真是默契十足。虽然不是有意,可他那简单的几句话,无疑是给沈鱼打了一个强力掩护。

    以梅宴对徒弟的关心,她必然会让风息阁的人顺便调查一下,于是很轻易就能知晓这两男一女之间恩怨纠葛的传言。

    对于梅宴来说,这就是小孩子的胡闹罢了,她能理解少年意气之争,却不会再往深里面想。

    在梅宴心里,已经默认了这是一场由失败的初恋引起的、两个少年为了尊严而战的生死对决。

    至于结果?为什么徒弟赢了决斗却没赢来女朋友?

    她管那么多干嘛?

    感情问题嘛,毕竟是徒弟的私事。

    青春期的少年少女都有小秘密,除非是沈鱼主动向她倾诉,否则她即使通过自己的渠道查到,也不会提起此事!

    一来二去,沈鱼就这么被坑了。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昏迷醒来那天的解释让梅宴信服;却不知道老母亲已经洞悉了一切,并且默认了三个人之间纠缠不清的关系。

    当初的流言几乎在所有年轻弟子之间传了个遍,连水心也很清楚,却一直没有解释——虽然她解释也没用,但是事实上,她更愿意别人相信。

    毕竟灵山派的女弟子没有一个不喜欢沈鱼,她因为沈鱼拒绝张宝,在别人眼中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只有这样,张宝才会相信她不喜欢他,也不会继续为了她付出了。

    事实证明,张宝从那之后更加勤勉,以沈鱼为追赶目标,日夜修行,再也没有被她一个筑基都难的废物拖累。

    连水心觉得自己在这段没有结果感情上,做到了问心无愧。

    但是被梅宴这么一问,她才发觉自己还是有愧疚的。毕竟,她当初那样做,根本没有征得沈鱼的同意。

    那次的对决,她一直以为,只是二人碰巧遇到罢了……她不敢联系张宝询问此事,即使传言已经满天飞,也依旧不愿相信。

    这真的是很奇怪的呀,即使张宝向他约战,沈鱼又是为什么同意了呢?

    连水心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嫌弃简直是溢于言表。嫌弃到不想跟她扯上任何关系,那天来问她以后的打算,顺便打击她,现在来看,应该就是警告了!

    连水心已经很清楚,沈鱼这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切来开看,芯子肯定是黑的……

    她现在是有苦说不出:自己这是惹到了两尊大佛啊。

    以沈鱼的脾气,如果现在不解释清楚,过后必然会被找麻烦。至于梅宴,“护犊”两个字都写在脸上了,她这是明摆着要给徒弟找场子呢!

    风息阁和剑宗的势力,足够把她从三岁尿床开始的往事全都扒出来,鞭尸一百遍。

    她一丝丝也不敢再隐瞒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诚恳俯首。

    “前辈听我解释,如果您说的是那天,我不是故意被他人听到的!那天我被张宝师兄纠缠得厉害,想要彻底拒绝他,就和他去了君山浮岛,说我喜欢致微师兄……我、我真的是在骗他的!”

    “前辈明鉴!当初我们只是在吵架,并不知道周围还有其他人,也不想泄露出去!”

    她俯身磕头,态度真诚无比,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人看。

    连水心悔恨万分,当初真不该拿沈鱼的名号出来,搞得现在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只能豁出去,拼个认错的态度良好,或许还有转机!

    “私下吵架也不必带上别人吧,你就没想过,会给他人带来麻烦吗?”

    “前辈恕罪,我当初一时糊涂!我拿出致微师兄的名字,只是想要让张宝知难而退,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那样!”

    “哦,是这样吗?”梅宴眉毛都竖起来了,“张宝去打生死战是为了给你赢筑基丹,若不是他败了,你现在又有一次筑基的机会。你现在跟我说,你之前没想到?”

    “前辈明鉴,两位师兄的冲突,并非我所愿!”

    连水心也被激起了性子,她直起身,坦承道:“即使张师兄赢得比赛,将筑基丹送我,我也不会接受。我连水心宁愿死于炼体,也绝对不会出卖色相博取他人恩惠!”

    “你本来也没有得到什么,自然是怎么说都可以了。”梅宴颇不以为然。

    连水心抿唇,举手立誓:“如有半句虚假,我愿就此心魔缠身,此生不得筑基。”

    这誓言就有些狠了,毕竟都是修真者,这样的赌咒已经足够恶毒!

    梅宴也被她的态度动容,终究是相信了几分。其实她当初查到的也就是这些明面上的东西而已,连水心的说法,找不到什么漏洞。

    但是……她偷着瞟了沈鱼一眼——这孩子平日里的假笑竟然没有了,看来是真的不太开心。

    自家孩子不开心,她就不开心。

    毕竟是发展成生死对局的冲突,这才过去没几年,绯闻女主角竟然如此极力撇清,任谁都不会高兴吧!

    梅宴把连水心的态度看在眼里,心中明镜一样:这女孩嘴上说着配不上那个张宝,却明显是心里向着他的。

    他们是一对怨侣吵架,说些气话无可厚非;但是,生死局一出,致微就成了被迁怒的无辜路人!

    当初是运气好,致微在那样的震荡之下,勉强支撑着打败了对方。

    沈鱼这孩子仁慈,即使对面奄奄一息,也没有下死手;但是如果是对方赢,会不会趁机对沈鱼使坏,那就很难说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