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飞卢小说网|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 > 武侠·仙侠 > 九木云香 > 第192章 剜下心头血
听书 - 九木云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192章 剜下心头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九木云香忆经长河千万里第192章剜下心头血冰若寒没有回答,只见他从衣襟之中拿出那块云母石,放在手心轻轻施法,那云母石发出淡淡的蓝光,不时便化作一只蓝色玉碗的形状。

    小九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不知其意。

    记得那日,她偷偷回了紫霞山,看见他与三师姐烛窗剪影成双,心生寒意。

    便将这块原本也不属于自己的云母石放在泽兰小驻小院内的石桌上,如今,算是完璧归赵了。

    再说了,这块云母石跟着它本来的主人,还能变个碗、化个蝶。

    若跟了自己,也就是块没用的破石头,何物都化不出来,如此想想,之前倒也是委屈了这块小石头跟了自己这位灵力低下的主子。

    “你为何将它化个玉碗模样?”小九看着冰若寒两颊绯红,怕不是醉的连施法都不会施了吧。

    化个什么不好,偏偏化了个碗。

    想不到,他也有失手之时,醉个酒,竟无端闹出了这般笑话。

    冰若寒不理会她看自己时的异样眼光,他似漆的黑瞳碎出点点星光,向她靠了靠,忽然将她紧紧的囚禁到自己怀中。

    她吓了一跳,用力挣了挣,却挣不开这霸道的桎梧。

    罢了,罢了,他醉了,便让他醉会吧。

    她缩进那方胸膛,似乎很是享受,慢慢的,便也不再挣扎。

    须臾,他终于放开了手,又将这云母石化作的玉碗放在她手上,说了一句:“自此往后,前生旧恨,我们便一笔勾销。”

    语落,冰若寒抽出随身的东流剑,对着自己的心口处,毫不留情的一剑刺下。

    她吓得楞在那里,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只见,利刃上,那一滴滴鲜红的血液触目惊心,落在云卷白衣上,开出一朵朵刺眼的小花。

    “小师叔,你疯了吗?你在干什么?”

    她终于回过神,惊慌到手足无措,扑上去,便要捂住他的伤口。

    他往后退了退,命令:“不要过来!”

    她吓得花容失色:“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这是为何?”

    他自小有心疾的呀,这么一剑,刺入心口……

    她又惊又怕。

    只见他再次施法,将那心口之血化为红色光束,慢慢引入小九手中的玉碗之中。

    道:“生死咒,唯有下咒之人的心头之血可解之。”

    小九听了,脑袋“轰隆”一炸,炸得血肉模糊。

    半晌,她激动的重复:“生死咒,唯有下咒之人的心头之血可解?小师叔,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一边施法,一边道明:“当年父王的犯下的错,我理应偿还。”

    自他慢慢有了回忆,便也想起儿时,那位经常给自己吹箫的白衣仙子,那位被自己称为“姑姑”的女子,原来就是小九的亲生母亲,白灵。

    此时,小九听了冰若寒的话,终于醒悟……

    此时,饶是个三岁孩童,也该明白了他话中之意。

    她寻了上千年而不得解的问题,却是在这一刻得到了答案。

    人人都说生死咒,是不解之咒。

    如今才知,这生死咒,唯有饮下下咒人的心头之血方可解之。

    小师叔是狼七烈的亲儿子,身上流着的是狼七烈的血。

    所以,小师叔的心头血,便可解了折磨阿爹阿娘千余年的生死咒语。

    她忽而欣喜,双手捧着那只玉碗,忽感其有千斤重,她颤了颤,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她眼睁睁看着那速血光一点一滴装入玉碗之中。

    她看着那碗中慢慢上升的血红,两行泪水簌簌而落。

    这是她寻了千年的良药啊,是可以救阿爹、阿娘性命的良药啊。

    阿爹阿娘受了千年的折磨,有了这碗血,他们再也不用被生死咒折磨的死去活来,再也不用日日伤别离。

    再也不用了。

    她哭着笑了笑,笑得两行泪水像泄洪般,止不住的流着。

    而他的身体,却一点点难以支撑,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脸色霎白。

    她看着冰若寒慢慢苍白的脸色,她怕了,怕极了,“小师叔,停下吧,你会死的。”

    他本就有心疾,再将心头之血引出来,真的会死的呀……

    她看着他,祈求着:“小师叔,停下吧,我不怪你了,我真的不怪你了。”

    若唯有伤他性命,才能换来救冶阿爹阿娘的良药。

    她是不愿的。

    她很清楚自己心里的那个答案,她是万般不愿伤害他,哪怕肌肤一寸、发丝一根。

    他见她一脸焦急,难得一见的笑了笑:“小九,还说你不是担心我?”

    她哭着点点头:“我担心,担心,我都承认了,我是担心,我求求你,停下吧。”

    他看进她的眼里,又问:“那你,可曾爱过我?”

    她哭着道:“我爱,我爱……”

    他听了,又笑了笑。

    “小师叔,你停下吧,停下引血吧……”

    “那些前世的仇恨,我们都忘了吧……”



    然,他却加重了力道,眼见那玉碗终于满了,他也终于支撑不住了。

    他终于停下手中动作,踉踉跄跄捂住心口,五指夹缝内的鲜红仍在往外溢着。

    “快去吧,拿去救你的阿爹,阿娘。”

    她捧着那碗比自己性命还珍贵的心头血,哭着看着他:“你怎么办?”

    “我无事,只需调养生息数日,便可恢复。”

    听他说自己无事,她心安不少。

    冰若寒声音有些沙哑与无力:“快去吧,心头之血应及时饮下,再晚,就没用了。”

    她激动的点点头,“好好,那,你保重。”

    冰若寒见她小心翼翼离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这剜心之痛,痛到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裂开了一般。

    痛到呼吸都变得困难,他不管不顾的蜷缩在地,两只手捂着心口。

    黑夜里,一个重重的叹息声忽然响起,话里带着几分谴责,几分悲戚。

    “你当真是为了她,连命都不想要了吗?”

    “桑璐?”冰若寒抬头见那声音出处,一身红衣已至身边。

    他不想在她面前失了态,柱着东流剑慢慢站了起来。



    “我怎么在这里?”

    桑璐听了他的问题,有几分哭笑不得,她与他一同参加无双的生辰宴,宴会结束后,她本想与他一同回紫霞山,可他借口有事先离开一会,这一会儿变成了一大会儿,一大会儿又变成了半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