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飞卢小说网|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 > 历史·穿越 > 寻唐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郝仁在益州
听书 - 寻唐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郝仁在益州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蹄声得得,一大队卫士护卫着一名锦衣大汉沿着街道而来,看着这些卫士们身上的制服,街上行人纷纷走避,看着这些人的目光之中,尽是畏惧之色。

    这些卫士隶属于梁王府殿前司,众多卫士护卫着的那名锦衣中年人,便是曾经的长安地下黑道的头头,现在的殿前司指挥使郝仁。

    现在的郝仁,在益州城内,绝对是一个能止小儿夜哭的恐怖人物。

    作为梁王府的鹰爪,郝仁在益州杀人不眨眼。

    朱友贞杀了朱友珪,进入益州之后,对益州进行了残酷的清洗,而操刀者,便是这个郝仁。在其后,盛仲怀开始了对益州进行土地改革,其实就是模仿李泽在北方实施的均田那一套。与李泽所施行的大家族分家,朝廷给予拥有超过限量的土地拥有者一定的补偿从而收回土地为国有,然后再分给无地者不同,此时的朱友贞可没有这个财力,更没有这个心思。他们的做法相当简单,就是没收。然后将没收的土地分给佃户以及无地者,在增加粮食产量的同时,也增强了纳税的人丁数。

    在朱友贞的统治之下,眼下的益州,可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豪门大户了。因为豪门大户,差不多都给朱友贞杀光了。

    那些在朱友珪死后,迎接了朱友贞进入益州城的豪门大户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迎进城来的,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死神。

    朱友贞的做法,比起李泽更加激进,更加凶恶,当然,在短时间内,也更加有效。

    户藉之上的注册丁口,在极短的时间内翻了一番。这些多出来的人,原本是那些豪门大户的佃户或者隐户,这些人,原本是不用交税的,但现在被重新编辑在册之后,赋税,徭役可就一个也跑不了啦。

    盛仲怀是个仔细人,在实施这件事情的时候,当真是将每一个可能的环节都考虑到了极致,动手的并不是正规军队,而是郝仁所统领的殿前司,整个益州所有府县,几乎是同时动手,第一时间,那些有着实力和影响力的宗族便被连根拔起,剩下的中小地主立时便吓破了胆,几乎不需要再动刀子,便老老实实地交出了自己的田地。

    当然,这么大范围的行动,漏网之鱼还是不少的。

    所以从那之后,郝仁这个直接行凶者,便成了这些漏网之鱼们刺杀的对象。有时候一天要挨上几拨刺杀。

    不过这些并不专业的刺杀行动,对于郝仁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事,只能给他更多的机会将这些侥幸逃脱出去的人再逐一清理掉。

    双手染满血腥的郝仁,亦越来越得到朱友贞的重用。而且,他不仅在朱友贞面前很有份量,在朱友贞的王妃与侧妃身边,也是说得上话的人。因为在朱友贞当初翻越秦岭逃亡汉中的时候,是抛下了所有的家人的。而他的两位妃子和孩子,最后都是在郝仁的保护之下,历经千辛万苦才逃到了益州与朱友贞汇合的。只要想想当时大军翻越秦岭之时伤亡了多少,便能想象郝仁带着一帮妇女孩子有多么辛苦才熬了过来。

    现在的郝仁,不但负责着益州的情报,而且还掌管着益州的刑狱,真真正正的大权在握。其手中不仅有完整的情报系统,还有一支多达三千人的殿前司部队。

    郝仁的家是益州曾经的一个大地主的豪宅,占地上百亩,内里庭台楼阁应有尽有,不过郝仁住进来之后,却是大煞风景地将这些美丽的景致铲得一干二净,弄得整个宅子里,除了楼房之外,便剩下了光秃秃的大片大片的空地,在这些空地之上,他建起了一排排的平房,安排了数百名殿前司士兵居住。每到夜晚,郝宅之中,总是点起无数的灯笼和火把,将整个宅子照得一片透亮。差不多成了益州城内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益州人嘴里,这自然是因为郝仁杀人太多,所以害怕了,生怕有人刺杀他,所以才这般安排。

    郝仁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女人,没有孩子。到了益州,照样是独来独往,连朱友贞赐给他的女人,他也都一一送还。

    似乎除了做事,此人再也没有任何其它的爱好。

    在益州文武官员之中,郝仁绝对是一个异类,也是众人眼中的一个变态。

    但他愈是如此,却愈是受朱友贞的看重和信任,便连盛仲怀也称其为官员楷模。

    眼下,这个楷模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进了独属于他的那一幢房子之后,整个紧绷着的神经,终于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屋子里早就烧得暖哄哄的,一进门,一股热气便扑面而来。上好的银炭无声无息地燃烧着,铜壶里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一杯热茶已经泡在了茶几之上,躺椅就在炭盆边上。

    脱去了身上带着寒气的长披风,郝仁往躺椅之上一躺,伸长了四肢,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再伸手端起热茶,品了一口。

    冷热正好。

    只有回到了这间屋子里,郝仁才会真正的放松下来。

    因为这个宅子里所有的人,都是他信得过的。而负责这幢宅子的安防的,更是他的心腹手下,陶瞎子。

    “瞎子!”放下茶杯,郝仁眯着眼睛叫了一声。

    陶瞎子应声而出。

    陶瞎子并不是真的瞎子,只不过是眼睛特别小而已。这个人虽然其貌不扬,但一身本领却不可小觑,当年此人护送敬翔出城,本来是一个必死之局,但此人硬是仗着对危险的近乎直觉的预判,逃出了生天。

    “今天有什么事吗?”

    郝仁问的事情,自然不是他在益州的公事,而是另外一个身份所需要做的事情。而这件事情的部揽者,便是陶瞎子。其实他们到了益州之后,极少会有内卫的人找上门来,对于内卫来说,郝仁是一条长线,也是一条至关重要的线,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启用的。但每过一段时间,陶瞎子还是会去联络点一趟。

    “有!”

    郝仁本来只是随口按惯例一问,倒没有想到得到了这样一个回答,他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陶瞎子弯下腰来,从郝仁躺着的那个竹躺椅之上的踏脚板上抽出了一个竹筒,随手一拧,旋开了头部,又从里面倒出了一个细细的金属筒子,递给了郝仁。

    郝仁仔细地审验了一遍金属筒子上面的封印,心中微惊,因为这是最高等级的印鉴,代表着这份情报,是来自于长安的情报委员会最高首脑公孙长明。

    知道郝仁身份的人,不超过三个。

    一个是公孙长明,一个是田波,另一个是高象升。而高象升,眼下正在益州呢!

    拧开了金属筒子,这个筒子就作废了,再也无法复原,随手将金属筒子丢进了火盆,郝仁打开了这份情报。这份情报出乎意料之外的长,密密麻麻的小字,写满了大大的一张纸。

    “这是什么事?”一边的陶瞎子骇然道:“莫不是要打益州了。”

    郝仁没有说话,慢慢地仔细地看完了,将情报亦丢进了火盆,道:“这份情报不是让我们做事的。”

    “那是什么?”陶瞎子问道。

    “老高,要回长安了。他高升了,马上就会成为大唐情报委员会的二把手了。”郝仁道。

    陶瞎子喜道:“这是好事啊,凭大哥您与高象升的交情,以后这日子,可就好过了。”

    郝仁嘿嘿一笑:“就算以后日子有得盼,那也得咱们能平平安安地活到那时候再说。瞎子,现在啊,我也就只有回到这屋子里,你守在身边的时候,才能睡个安稳觉,在外头的时候,根本就无法入眠,这日子,难熬。”

    陶瞎子嘿嘿一笑。

    “不过正如你所说,有得盼嘛,我的幺儿现在已经升做知府了。他老子我立的功劳越大,长安那方面,便愈会优待我的儿子,既然不能奖赏我,当然就只能奖赏我的儿子了。”郝仁得意地道。

    “小少爷本来就聪明,指不定是他自己奋斗的结果!”陶瞎子笑咪咪地道。

    “也许,老子的儿子叫郝聪,不就是好聪明的意思吗!”郝仁大笑,从躺椅之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走到桌边拿起了披风,往身上一套,便往外走去。

    “这时候还要出去吗?”

    “这个消息,当然要第一时间让高象升知道!”郝仁道:“接下来就要安排他出益州了。你这边好好地准备一下吧,明天,就走。”

    “好的。渠道一直都准备走,只需要通知启用就可!”陶瞎子道。

    出了自家的宅子,郝仁便又重新披挂了起来,前呼后拥气势磅礴地离去,只不过这一次,他去的地方,却是益州的大狱。

    作为殿前司的指挥使,益州大狱,也是郝仁的地盘。如果说殿前司指挥使衙门是郝仁在益州作恶的开端之处,那大狱,便是终结之所。

    穿过重重警戒,进入到了阴森森的大狱。原本安静下来的大狱听到脚步声,一下子又热闹了起来,喊冤的声音不绝于耳。

    郝仁沉着脸踏入了长长的甬道,毕毕剥剥燃烧的火把照在他的脸上,所过之处,正在喊冤的人立时便闭嘴了嘴巴,并且整个人都向角落里缩去。每一个似乎都不想被这个人看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