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飞卢小说网|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 > 都市·青春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545章 无心栽柳
听书 - 我的重返人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545章 无心栽柳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大姐头,中秋快乐。”

    接通电话,方年笑眯眯地送上祝福。

    没忘在心里咕哝:“吓我一跳~”

    林语淙脆生生道:“方年同学,中秋快乐。”

    稍顿,林语淙又问:“今天在家吗?”

    “在东郊君庭这边。”方年嗯了声。

    林语淙直接道:“我买了两盒月饼,给你送过去?”

    “人在哪里,过去接你,这边交通不咋太方便。”方年并未犹豫。

    林语淙稍作迟疑,报了个地址。

    在静安那边。

    距离还是比较远的,大概是接近三十公里。

    根据两地公共交通系统的覆盖状况,最佳状况需要一小时三十分钟。

    再算上现在的时间,一眼就能看出来林语淙是早有准备。

    到这边大约十点半,喝一杯茶后就走,根本都不打算留下来吃午饭。

    方年可没这么不好客。

    陆女士也没有这么不好客。

    结束通话后,方年看向陆薇语,正经道:“陆总,能不能麻烦你去接一下林语淙啊。”

    “咦~~行行行!”陆薇语撇了下嘴。

    一旁的关秋荷直接就看不下去了,不满道:“方年,你这不是娶老婆,是找个保姆吧!”

    “你一个单身老女人就别来掺和我们两口子的事情啦。”方年故意嗤笑一声,挤兑道。

    关秋荷一咬牙,凶狠道:“你信不信我一拳头下去,你脑袋都要被打碎!”

    方年赶紧道:“荷姐,大过节的,不要这么暴力。”

    已经起身的陆薇语笑着说道:“该我去接。”

    闻言,关秋荷忽然明悟过来。

    瞥了眼方年,哼一声,不再说话。

    临走出客厅前,陆薇语脚步微顿,回头看了眼方年,道:“我开奥迪过去。”

    方年想了想,道:“这个距离可以开布加迪,正好能出风头,毕竟好几千万的东西,停在那里有点浪费。”

    “也行。”陆薇语挥挥手走了。

    布加迪到家眨眼就两个来月了,拢共没开过三回,属实浪费。

    陆薇语开车挺稳当,正好炸炸街。

    目送陆薇语离开,方年刚收回目光,就迎上了关秋荷狐疑的神色。

    方年解释道:“我看有人在网上说渣男才开大G,她就一直喊自己开的那辆叫渣男奔。”

    “那你不打算给陆总换一辆车?”关秋荷挑眉道。

    方年就笑:“她觉得大奔开着挺有感觉的。”

    “另外她现在也是陆总了,喜欢什么车,她自己选比较好。”

    关秋荷哦了声,接着话锋一转,八卦道:“你跟那些小女生朋友怎么搞?”

    “早就告诉过她们我的关系边界在哪,毕竟喜欢这件事情,很私人。”

    方年懒散的回答道。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谁还不是烂命一条;

    我也算是有过同等懵懂的经历,虽然自己觉得喜欢别人很美好,实际上很容易造成压力,我只能说,我尽量不让外人喜欢,也不表示我有压力。”

    闻言,关秋荷一脸恍然:“所以这就是你懒得管理公司的原因?”

    “瞎扯,不想管理公司真的就只是单纯的懒,你别给我找借口。”方年振振有词。

    关秋荷望了眼方年,叹着气道:“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么惫懒的人。”

    “赶紧打住!”方年撇嘴道,“如果不是你这效率这么高,我还真就差点被你骗过去了。”

    “你就是想赶紧搞完,跟我一样咸鱼。”

    被方年直接拆穿,关秋荷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面无表情道:“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不要乱说!”

    方年:“……”

    这就是女人的特权:耍赖。

    …………

    趁着陆薇语去接林语淙的功夫,方年窝在关秋荷家刷着网页。

    实时围观事态进展。

    说起来在这场红鹅大战中,大多数吃瓜群众都没方年这么闲散的。

    鹅厂起诉红衣厂不正当竞争的爆发点,比方年想象中要来得更加迅速。

    原本方年是不太记得原时空红鹅大战什么时间点爆发的。

    但今天中秋让他想起来了。

    实际上当年鹅厂是今天才忽然静默推出QQ电脑管家。

    大概得好几天后,红衣厂才反应过来。

    现在不仅是提前了一周多,冲突升级也远比想象中的更激烈。

    这里面吧……

    真有方年的干预。

    不提‘持键’在舆论上哔哔赖赖,当康游戏是其中最大的变数。

    很难说冲突如此暴力升级,跟当康游戏平台自带安全插件无关。

    在鹅厂宣布要起诉红衣厂不正当竞争后,红衣厂周老板的回应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迅速。

    方年这时已经刷到了周老板的回应。

    然后看到了红衣厂的官方回应。

    首先,红衣厂表示将提起反诉。

    在回应中,红衣厂称:

    各界对鹅厂提出的质疑,鹅厂一直回避窥探用户隐私;

    这时候起诉我司,除了打击报复外,不排除是为了转移视线,回避外界质疑。

    方年咂咂嘴,咕哝道:“周老板是真的刚啊。”

    接着望向一旁慵懒的关秋荷,问道:“重明鸟能在9月份成立吗?”

    “怎么?”关秋荷面露不解。

    方年解释道:“红鹅都杀疯了,我寻思还是得加快进度,尽量摆脱被一些大厂牵制的可能性。”

    关秋荷想了想,沉吟道:“应该可以,当康网络安全部门有人愿意去吃创业的苦。”

    “那就行。”

    说着方年叹了口气,感叹道。

    “这两家公司的老板都比较激进,这场大战里面有各取所需的利益,也有真的想要彻底弄死对方的想法;

    按照这么激烈的发展方式,我怀疑两家公司可能会搞个大事情;

    红衣厂那边可能会更加暴力一点,这家公司本来就颇具争议;

    估摸着最后鹅厂会被逼得来一手二选一。”

    闻言,关秋荷沉默片刻:“还真不是没这种可能。”

    “很正常,互联网在国内发展迅猛,相关配套比如法律等还跟不上,野蛮发展还是会持续。”方年平静道。

    “静观其变吧。”

    关秋荷一挑眉:“你不打算煽风点火了?”

    “也不是,我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方年笑了下。

    毕竟今天大过节的,方年心情还是比较美丽的。

    …………

    稍晚些时候,超跑独特的引擎轰鸣声逐渐蔓延至院子里。

    很快,方年就看到了标志性的肥‘屁股’。

    笑着点评一句:“威龙被戏称为肥龙,是真不夸张。”

    未几,林语淙从副驾驶上迈着小白腿下来,接着走到车头掀起红色盖子,拿出礼盒。

    方年赶紧走过去接过月饼礼盒:“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这多不好意思。”

    “一点没看出来你不好意思。”陆薇语打趣道。

    见状,林语淙笑了:“方年同学现在懒得不行啊,什么事情都让小语姐做!”

    方年大手一挥:“那不是让她去出风头嘛;

    这车全世界就四台,每台颜色都不同,无论在哪,你都再碰不到一样颜色的,多带劲。”

    林语淙认同的点头:“确实,小语姐开得不快,一路上有好多车想要跟她一较高下。”

    “甚至还有车故意并排,想撩拨小语姐呢。”

    闻言,方年稍加思索,看着陆薇语道:“早不说,早说该撞他丫的。”

    “……”

    说说笑笑间,方年喊了一嗓子关秋荷。

    一同走回了20号别墅。

    过节还是一起热闹。

    也抽出时间分别给两个家庭打了电话。

    林语淙也被留了下来。

    从送礼开始,方年也好,陆薇语也罢,都明白了林语淙的心思。

    往后关系会愈加止步在友情这条线上。

    午饭自然轮不到方年动手。

    毕竟有关总在。

    午后,几个人一同出门逛了逛,正好也到了换季的时候。

    虽然关总挺有钱了,但也还是要过普通人的生活,得亲自去买衣服。

    定制……

    定制也得人去。

    除了保姆这一类,关总不是很喜欢叫人上门服务。

    …………

    …………

    中秋节后,关秋荷果然跟方年一样咸鱼起来。

    而且更过分,明明开始上学了,居然连学校都不用去!

    陆薇语反而忙碌起来了。

    她得在温叶跟谷雨的配合下,将前沿创新的行政部门组建起来,而且得是一支优秀的队伍。

    反正天天早上八点出门,有时候顺路捎上方年。

    晚上六点到家,有时候也是顺路捎上方年。

    温叶她们更忙,前沿新的办公室要在十一节后投入使用。

    最后地址选在了八月份才开盘的丰达广场商务写字楼的第12层。

    是整个商务综合广场最先推出的一栋写字楼的最高层。

    单层面积一千三百多平。

    售价相当美丽诱人,均价不到一万,总价1200万出头,于是前沿直接以分期的形式买了下来,就也不差那点首付。①

    而方年除了上课和看书以外,主要心思都用在了看戏上。

    在看戏之余,挑拨离间啦,煽风点火啦,自是必不可少。

    红鹅之间急剧升级的冲突,几乎搞得人尽皆知。

    当然……

    是很夸张的说法。

    不关注互联网的人,可能都不知道红衣卫士是个什么东西。

    即便红鹅大战早就从网络蔓延到纸媒等信息渠道上。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周老板天天微博发个不停,一副红衣厂受了天大的委屈,要被垄断集团打死的样子。

    鹅厂屁舆论反应没有,就是在搞技术……

    时间一晃就到了25号,周六。

    下午,方年见到了从当康游戏网络安全部门低调离职的三人。

    “我是天使投资人,跟很多人的投资方式不一样,只投一笔钱占小股。”

    “总股本计300万,我投70万,占股30%。”

    “我能给你们一个机会,能让你们跟国内任何高校的教授交流,能不能邀请到,看你们的运气。”

    “……”

    几句话就定下来了这桩投资。

    整个过程很友好。

    公司名会叫重明鸟科技。

    前沿天使投70万,当康游戏投50万,两加起来总共占股50%。

    前沿给人脉,当康游戏给基础技术支持,所以都会多占股份。

    此外,重明鸟的总经理沈晓星以及合伙人还要联合出资80万。

    这对他们来说,并不艰难。

    而且还是他们求之不得的天大机遇。

    前沿跟当康给的太多了。

    说夸张一点,随便从马路上拉个智商正常的人,都能搞起来。

    方年打造前沿系内部生态圈的好处逐渐显现出来。

    前期重磅投资高校领域,已经能反哺前沿天使的投资了。

    随着‘女娲’系统实验室的发展,西交大·前沿院正式开院,中科大·前沿院落实第一个交叉研究中心,其它四座前沿院落实合作备忘;

    随着前沿项目正式启动全国高校学术项目投资基金,以及下个月会正式落地的高校主动申请型学术项目投资基金;

    随着前沿社团逐步在全国高校落地;

    ‘前沿’这两个字,在高校圈里,逐渐可以成为另外两个字:刷脸。

    只是牵头联系某个特定的高校教授一次电话交流机会,不算太难的事情。

    说老实话,连方年都不知道前沿在高校教育领域到底投进去多少见不到实际回报的钱了。

    而且在前沿短中期规划中,至少还会支出数十亿的资金。

    ‘刷脸’两个字,是用对高校前所未有的不计回报的超高资金投入换来的。

    这笔买卖,越往后其它回报越大……

    …………

    27号,周一。

    鹅厂终于第一次在舆论上有了剧烈反应。

    刊登了《反对红衣厂不正当竞争及加强行业自律的联合声明》。

    声明由鹅厂、金山、熊厂、傲游、可牛等公司联合发布。

    要求主管机构对红衣厂不正当的商业竞争行为进行坚决制止,对红衣厂恶意对用户进行恫吓、欺骗的行为进行彻底调查。

    这份报告中,列举了红衣厂的一些‘恶行’。

    比如在今年3月,将熊厂的百度工具栏定义为恶评插件、系统安全漏洞,不遗余力地提醒用户卸载。

    5月,红衣卫士以莫须有罪名,强行提示用户全面卸载金山网盾。

    还是5月,红衣卫士以‘不安全’为名,恐吓用户,拦截傲游及其他浏览器的正常的默认设置等。

    还是5月,可牛免费杀毒第一个版本刚上线5分钟,就遭到红衣卫士的恶意拦截;

    可牛通过技术分析,发现早在5月24日(发布前一天),红衣厂就已经制作好了拦截数据库……

    红鹅大战再次剧烈升级。

    方年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相关消息。

    周老板的回应依旧很强势。

    简化下来就是:

    “老子再次给封闭开发团队开了两瓶茅台,下了死命令,最晚下周一前推出一款原子弹级的软件!”

    也就是说,红衣厂将无视十一小长假,直接就是杀疯了。

    见状,方年很快登录‘持键’,更新微博。

    “如何看待红鹅大战再次升级,这场大战是否有影响到你我的正常上网。”

    “闲来无事做了个红鹅大战纯投票网页,请点击链接跳转,谢了。”

    一个简单的投票插件。

    三个单选项。

    支持请打勾。

    1.红衣卫士

    2.QQ

    3.以上皆不

    这东西还真是方年闲得蛋疼,亲自写的。

    也没有什么登录啊啥的,能看到的都可以点,刷新网页又可以点第二次,点完选项后面数字加1。

    反正就是玩玩,搞太复杂就不叫玩玩了。

    方年他不仅是吃瓜群众,也是老阴阳人。

    而且煽风点火他第一。

    一条老问答微博,和一个投票微博,进一步点燃舆论。

    有一说一,本来方年想的是能不能在红鹅大战中掏出点利益来。

    后来吃瓜吃着吃着就只想煽风点火了。

    ‘持键’微博动态更新后面的评论非常非常多。

    “能没影响吗?我现在上网天天光看红鹅大战了,简直了!这两家公司都有病!”

    “关键是一点都不消停啊,图什么呢。”

    “……”

    持键:“听说红衣厂正在等待赴美上市审批,鹅厂……谁火了它就山寨,没什么好说的。”

    “卧槽?还有这种故事?原来都是利益!”

    “我懂了啊!原来红鹅两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看待?我看个鸡毛!”

    “刚投完票过来,来晚了,持键大佬真懒,都不做二次限制,这票数怕是要突破天际,我刚看是红衣卫士支持数一万九千多,QQ才不到四千,最牛逼的是以上皆不,投票数6万多;

    卧槽,持键大佬一句话解答了我的疑惑。”

    “这就是所谓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服了!”

    “……”

    27号是大战进入巅峰期的一个信号。

    鹅厂拉拢了四家公司发布公开声明。

    红衣厂虽然没拉拢其它公司,但周老板不甘示弱,一副势要斩掉恶龙的样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舆论上鹅厂不断失分,红衣厂获得了更多数的支持。

    而在这以外,则是对两者都反感的最大多数。

    28号下午。

    咸鱼在家的关秋荷告诉了方年一个消息:

    当康游戏平台装机量、注册用户数量双双悄然突破两亿。

    “我寻思方总是不是早有准备,之前24小时宕机损失了数百万用户,现在可倒好,光是昨天一天就涨了1500万用户和装机量。”

    看着关秋荷满脸的笑意,方年双手一摊:“无心栽柳。”

    关秋荷还是不信:“真不是你掐着点?”

    “真不是。”方年摇头。

    随后解释道:“红鹅大战虽然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意思,但内里都有各自的利益;

    为了利益发动各个方面的攻击,必然会损失不少用户;

    本来用户没得选也就算了,但现在当康游戏低调的提供了最简单的选择,用户直接用脚投票了。”

    稍顿,方年坦然道:“我当初是真没想到会这么激烈。”

    关秋荷深以为然:“短短半个月时间,发展到这种地步,啧……”

    “……”

    简单说了几句后,关秋荷话锋一转:“明天你就过19岁生日了,有什么安排?”

    方年:“……”

    ①:丰达2020年出售均价不到2万,10年减半没问题吧,实际上交房据说在11年3月1日,但查新闻发现10年5月份已经推出了。

    ======

    想必今天只能是一更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